BkCoding

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

你的行业离区块链有多远,能赶上下半场吗?

《你的行业离区块链有多远,能赶上下半场吗?》

代币的长期价值完全取决于,它的功能解决了什么问题,面临这个问题的用户有多少,市场有多大。

区块链是当下互联网最火热的词之一,目前应用最多的是金融领域。除此之外,很多行业也会涉及到区块链技术,而具体的应用场景目前还在探索中。

4月19日,猎云财经在北京瀚海国际文化大厦举办第五期区块链公开课,主题为“区块链技术的行业应用”,邀请到了北京枫玉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运嘉、通证科技首席技术官马勇、北邮在线教育投资集团总裁于斌,以及臻链科技创始人郝宁,为听众讲解区块链技术在各行业的广泛应用。

代币的真正价值是解决问题

王运嘉是“证币分离”概念创见人。所谓“证币分离”,也就是把通证和代币区别开,进行商业逻辑重构。通证(Token)指可流通的加密数字凭证,分为证明类、功能类、权益类和支付类。而代币(Coin)是指衡量可交易类通证价值的计量单位。

在法律上,“币”分为好多种,包括:证券类,功能类,支付类,以及证明类,权益类等。王运嘉说:“越分越清楚是好事,打迷糊仗很头疼的,因为我们玩不过这些管理者,总说你不对。你分得清楚一点,我就知道哪里可以躲,对不对?”

王运嘉以Q币举例,Q币就是一种功能性代币。国家在2007年针对Q币出台了监管办法,给Q币设置了几条红线:1.单向兑换,腾讯公司可以卖Q币,但不能回收。2.不能转让,也就是不能交易。

但是2013年出台的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和上述文件有冲突,该文件中说比特币是虚拟商品,可以在网络平台上交易。这个文件承认了交易所的合法地位。

然而2017年9月,国家否认了交易所的合法地位,之后大家都出国了。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看,币证越来越分离了。

同时,王运嘉又提到XRP瑞波币,他对瑞波币的价值观很认同。瑞波币CEO说:“代币的长期价值完全取决于,它的功能解决了什么问题,面临这个问题的用户有多少,市场有多大。”

代币的真正价值反应在系统内部,包括企业真正的内涵。代币只是一个载体,关键在于这个系统或者这个公司、机构解决什么问题。换句话说,要回到商业的本质上来,不要想太多。

另外,王运嘉着重讲解了柯达公司。虽然曾经柯达由于战略错误,没有很好地适应当时的行业发展。但后来柯达“转危为安”,主要是由于它改变了商业模式。

众所周知,柯达公司原先以销售胶卷和数码相机为主,但后来市场份额大幅下降。于是2018年年初,柯达公司转换发展思路,开始以销售版权为主。

为了让全球摄影师和代理商更好控制图片的版权和交易,柯达公司推出KODAKOne平台,可以持续网络爬虫,通过注册图形的IP等信息,找到侵权图片,提起诉讼或者要求侵权者支付费用。

同时柯达还推出证券类代币KodakCoin。持续使用摄影师照片的人会支付给摄影师KodakCoin。

并且柯达创建摄影师和代理商的图片版权数字加密账本。为摄影师创建加密数字版权账号通过“管理许可程序(manage the licensing progress)”登记和许可自己的作品,获取KodakCoin作为报酬而不是钱。

区块链赋能工业制造

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无法回避的一个行业就是工业。通证科技首席技术官马勇认为,区块链可以很好地和工业4.0(第四次工业革命)结合。

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,是指机械化、电气化、自助化(应用电子信息技术)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即信息融合,具体指应用信息物理融合系统与工业区块链技术的融合。

工业4.0希望通过智能制造提供智能产品,将生产服务化。生产的产品自身可以不断收集数据,厂商会主动、逐步提供后续的服务,这是一个长线效益。

最终的目标是完成云工厂,整个工厂的生产流程会大面积的分散给不同的节点,也就是分布式生产方式,但目前依赖于3D打印等技术的发展。

马勇认为要达到目标就需要面向消费升级。现在所说的产能过剩,指传统的、批量生产的产能过剩。而实际上存在大量定制化、个性化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。

因此现在过剩的是某些传统产能,不足的是还没挖掘出来的产能。所以工业4.0的目标是适应现代碎片化、定制化的需求。

目前大多数企业内部分为生产部门和业务部门。企业间的供应链体系,各家供应商都存在信息孤岛、价值孤岛等问题,协作成本高昂,生产柔性低,无法适应高度定制化的需求。

而企业的业务形式可以抽象为三个方面:第一,物质流,包括原料、设备、劳动力;第二,信息流,指订单、生产指令、生产日志以及溯源记录等;第三,价值流,包括资金、债务等财务指标。

而区块链在工业4.0中,可以统一信息流、价值流和物质流。区块链在提供信息,比如生产指令时,可以同时做到生产资金的兑付或者抵押,优化从客户到生产单元之间的需求环节,和生产单元到客户之间交付过程的中间环节。

这样可以客观地知道上下游环节都是谁,发生了什么,解除了供应链环节间的信息隔绝。得到订单信息流的生产单元,则直接在整个供应链中寻求物质流完成生产。使得机器获得更高自主权,根据自身工况,主动决定生产。

但是,关键的问题在于:价值入口和出口如何解决,也就是生产活动如何兑现经济效益?

对于这个问题,马勇提出两种解决方案:要么直接使用数字货币兑付,但是价格波动较大;要么金融机构参与,由金融机构在供应链内承担结算职能。

区块链是互联网的下半场

除了王运嘉和马勇,北邮在线教育投资集团总裁于斌和臻链科技创始人郝宁,也在现场简单地分享了自己关于区块链的心得。

于斌是做技术出身的,在他看来,区块链是互联网的下半场,也是大数据的下半场。数据库的数据在区块链时代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机会。

同时他认为确实会有很多的应用会用区块链技术。2018年初,世界经济论坛预测,到2025年全球GDP中有10%的相关信息将用区块链技术保存。

但是面对区块链浪潮,保持足够的理性是很重要的。于斌说:“类似挖比特币这样费水费电,浪费资源,有意义吗?大家仔细地扪心自问一下。它的价值确实是有,但是真的值得我们用这么大的代价去做吗?”

而郝宁认为:“国家对ICO这一波的监管风波可以算是过去式了,客观上也帮大家普及了什么是区块链。后面就要思考如何让应用落地,如何去配合实体的行业,这样才能够带来真正的价值,这个是一个趋势。”

区块链应用需要真正和实际结合,并且提高效率才能发挥价值。如果不提高整个商业生态体系的效率,节省成本,就没有应用基础。

人类走到今天有几个非常关键的因素:第一个是金融,第二个是法律。智能合约就是一种法律,对于解决多方信任问题,区块链可以做得很好。【责任编辑/孟亮】

(原标题:你的行业离区块链有多远,能赶上互联网下半场吗?)

来源:猎云网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