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kCoding

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

易识分享:技术和生态都没准备充分 公链战争刚开始

《易识分享:技术和生态都没准备充分 公链战争刚开始》

EOS超级节点竞选即将举行,一场头号公链之争拉开序幕。公链发展还有多大空间?将如何发展,路在何方?4月20日,网易科技联合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与天使成长营举办第5期易识区块链私享会,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。现场嘉宾认为公链的扩充性、共识算法更新、隐私保护等技术问题还未完全解决,所需巨大势能也没完全形成,公链战争还远没结束。

公链战争远没有结束

目前整个数字货币领域基本遵循着“底层公链 → 解决方案 → 项目应用”的发展逻辑。

2018年被称为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元。很多商业应用落地需要底层公链作为支撑。公链作为基础设施,实稳健高效地运转,才能提高应用的发展速度和质量。

继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1.0和太坊为区块链2.0之后,EOS因其极大地提高了扩容速度,被外界称为区块链3.0,即大量应用将在此公链落地。今年3月份,EOS宣布举行超级节点竞选,全球很多团队纷纷响应,公链的战场硝烟四起。在这种情况下,国内外其他公链还有多少发展空间呢?

北京赛智时代CEO赵刚从技术的角度分析了这个问题,“目前的区块链系统从技术的可扩展性、互通性、隐私、交易效率方面都要提升,公链需要继续升级改造。公链硬分叉在生态中很难达成共识,有这么多节点运行,跟这么多人经济利益挂钩,技术每次升级非常困难。比如,比特币扩容问题提出多年,也一直没能解决。”他认为目前公链的可扩充性,共识算法更新,隐私保护、跨链等问题,直接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上实现困难很大,创造新公链是比较快捷低成本的方式。

以贝科技CEO刘乐认为:“现在还没看到成长为3.0的公链。从EOS的技术设计看,它能不能解决宣称的市场痛点不好说。目前市场上很多是公链2.X级的设计,还没看3.0的重大突破,公链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

“公链的战争远没有结束。”数矩科技CEO王润德谈到,“超级公链诞生的标志是超级公链能够解决所有政府的监管问题,技术上这个很快,但是在现实经济体运行中,经济生态共识很难。不像比特币,我们设定它价值恒定,然后递减、衰减就行了。目前的公链发展更多地要针对不同领域的特定问题进行设计。”

他认为创造新的公链门槛非常高,除了技术之外,现在还需要巨大的势能。“如果没有10亿级美金运作体量,这个公链基本就很难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足够的影响力,只能在一个小众圈子里玩。公链未来的竞争就是特别厉害的技术、资本、运营团队结合,进行规模化作战。只是这个规模化作战能力不再以公司化的形体存在。”

Coin tiger合伙人颜桃从交易所的角度分析,也认为公链项目需要进行全面布局。他分享了一个失败案例,“前段一个自称第三代的公链项目,一上交易所就跌得很惨。用户觉得他只懂技术,其他布局都不行。“3月份颜桃看了100多个项目,就投了3个。“很多项目光秃秃的,没有庞大的社群,融不到一毛钱,投行机构不看好你,光靠一个技术极客自嗨,根本长不成一棵大树。好的项目一定是立体、优美,很多资源的整体,并不是几个大佬站台投资,上交易所把币发了就行了。”

社群类应用将较快在公链落地

“大公链还是以海外为主导,目前国内技术储备不够,当然不排除一些特别牛的团队。”数矩科技总裁庞华栋认为。阿尔山金融科技副总经理陈亮分析了国内技术储备不足的原因,“我们都知道,再牛的人写的程序也会有错,所以开源这件事特别有意义,大家在开源的环境之下群策群力,促进技术发展完善。以前国内真正开源的开发方式是非常少的,拿来主义多点。国外这方面的氛围好些。”

庞华栋认为目前不要指望一条公链能解决所有问题,把一个点做到极致就很了不起了。“将来大型通用性公链应该只有一两条,行业性公链可能会有很多。我接触很多项目在公链上并不好用,它们没有满足行业的特殊需求。金融、产品溯源等产业与公链结合形成行业性公链,这应该是以后的趋势。”庞华栋认为。

超链资本创始合伙人杨超认为:“单一的行业性公链不会太有发展前途。公链可能会有若干条,各自有自己的特点,例如注重性能,或者注重隐私保护,满足不同领域要求。行业的需求大多会以应用的形式出现。应用项目不应局限于目前热度比较高的的资产上链,应该会有更多的发展。我预计根据区块链溯源、不可篡改、分布式记账等七个特性,每个特性应该都可以发展出一个应用方向。我比较看好,身份认证,内容版权,票据等领域的运用,比较契合区块链的技术特点。”

赵刚非常赞同身份链会是公链应用很好的入口。他认为社群类、预测类、游戏类资产应用等将比较快地在公链上落地。“越来越多的应用进入到市场,会让公链市场的需求也会不断地增长。”王润德补充到。

交易所最大问题是资金安全

从新东方老师转型做投资的星耀资本合伙人刘江,去年投资很多个海外数字货币交易所,收获颇丰。他分享了投资交易所的心得,“交易所属于资源,项目方和社群最终落地都在交易所,所以我们觉得这块很重要。但是目前交易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系统安全。特别是小交易所,技术力量不够强大,一旦安全系统出现漏洞,资金出现问题,就一把全部输光。”

不过相对系统问题,外界对于交易所本身的安全疑虑更重。庞华栋透露,很多华尔街的大型基金公司,手中握着万亿美金的资金量,很想进入数字货币领域,但是实际投资却很小,1%都不到。“他们觉得没有一个交易所值得相信,很多交易第二天破产或跑路的概率很大。所以,很多大钱进不来。从金融的角度来讲,整个数字货币行业很难达到世界级的体量。”

刘乐分析其中的原因,中心化的交易所扮演了太多角色。它担任着币商、半个证监会、基金公司等多重角色,这可能会为将来带来很大麻烦。刘乐创建的交易所将在5月上线,他为自己的交易所设计了权责更加清晰的运行框架,“让交易所的角色更加纯粹,它只是基础设施,将币商做分离,把登记结算这块业务通过第三方合作独立出来。”

刘江从技术上提出建设去中心化的交易所,解决资金安全问题。“去中心化交易所就是把私钥交给用户,你的资产由你自己管,我只负责你的交易行为。我认为这是方向,不知道未来是否行得通。”

“将来可能要有大型机构为数字货币交易所信用背书。”庞华栋认为这是解决资金安全问题的另一种方法,“背书的单位,要么是国家,要么是大的金融机构。”

对于未来几年交易所的发展,刘江觉得会趋于稳定。“去年交易所排名跟武侠小说一样整天在换,这个变化会越来越小。明年居于前五名的全球交易所可能很难被撼动。2020年以后排名可能会比较固化。”【责任编辑/孟亮】

(原标题:易识分享:技术和生态都没准备充分 公链战争刚开始)

来源:网易科技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